0050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?_赘婿出山在线阅读

0050章 我们是什么关系?

2020-02-22更新

夜深人静,李子安躺在墙角里的沙发上,看着那个大婶发给他的传单。

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了。

扔传单的时候一次,给老太君煲汤的时候一次,现在是第三次。

每一次看他的心中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,也困惑。

传单是一个国学院的艺术展览,门票一百块,如果拿着传单去优惠二十块,只要八十块。可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传单上有一幅画,那画上画了一个符号,那符号与大惰随身炉上的符号一模一样。

作画的人怎么会知道大惰随身炉上的符号?

那作画的人既然能画出来,他会不会知道画中符号的意思?

一张大婶派发的传单,引发了无穷的思考。

咕咕。

手机传出了微信消息音。

这个时间点的消息,李子安不用掐指去算也能猜到是谁发来的消息。

李子安连手机都懒得掏,起身提起那包礼物就出了门。

沐春桃家的房门虚掩着,他轻轻一推就开了。

沐春桃正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发消息。

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裙,低胸的那种,一双大长腿毫无遮掩的曝露在空气中,与那个深深的“V”字成了全身最惹眼的景点。

咕咕。

李子安的手机又传出了微信消息音。

沐春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慌忙移目过来,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客厅里的李子安。

“哎哟,你怎么不吭声啊,吓死宝宝了。”沐春桃用手拍了拍胸口,引发了一场地动山摇。

景点真的有点。

李子安真的好难,管家婆不收作业,沐春桃却时常拿着一份上等宣纸制成的考卷,引诱他。

你是不是想写作业呀?

你来写呀,这份试卷你就是拿去画泼墨山水都可以的呀。

就问你难不难?

“你看哪呢?”沐春桃发现了什么,脸上泛起了一朵红晕,但她不遮掩什么。

李子安笑了笑:“刚才我在屋里掐指一算,知道是你在给我发消息,而且你也留着门,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。”

沐春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还真够无聊的,就看看微信的事你还掐指一算,那你给我算算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?”

“你这么漂亮,你想要男朋友就会有男朋友。”李子安说。

“这话我爱听,那我现在就想要男朋友,我男朋友在哪呢?”

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:“我又不是神仙,你许个愿我就能给你变一个男朋友出来。”

“不用你变也可以。”沐春桃的声音小了许多。

李子安也没多想什么:“这是我从云地给你带回来的礼物。”

他把礼物放在了茶几上。

“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沐春桃从沙发上爬了起来,附身去拆礼物。

吊带裙的领口下坠。

大V,有了一个粉丝。

李子安忽然感觉喉咙有些发干,眼睛也有些不听使唤,明知非礼勿视偏向非处寻。

“那个,明天借用一下你的厨房,我给文生煲汤调理一下身体。估计他的膏药也快泡完了,也是时候给他调养一下身体了。”李子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“行,我明天一早给文先生打电话。”沐春桃拆开了礼盒。

礼盒里面装的不是几块十块钱一包的零食,也不是云地的特产普洱茶,而是一些化妆品,乳液、早霜晚霜、口红什么的。

沐春桃拎起了一瓶,看了一眼,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:“哇!蕾莉蔻丝蜂王乳液,我想要这个好久了,你这么知道我想要什么……掐指一算?”

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,那眼神的热热的,能融化巧克力。

李子安哪里知道她喜欢什么,只是在机场里专挑贵的买,就那瓶蕾莉蔻丝蜂王乳液花了他两万多块钱,加上早霜、晚霜、口红什么的,总共花了他六万多块。

“你知道送一个女孩子化妆品意味着什么吗?”沐春桃站了起来,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,眼睛里的热力越来越浓了。

这就不是融化巧克力的热力了,鸟窝都能点燃。

李子安被她瞧得有些不自然了,下意识的问了一句:“意味着什么?”

沐春桃咯咯笑出了声来:“你呀,你就像是没谈过恋爱的……”

她想说的是“处男”,但这个词被她硬生生的掐断了。

人家的小棉袄都三岁了,能是处男吗?

她要是把这话说出口了,等于是骂人。

“就像是什么?”李子安真不懂。

“你就像是没谈过恋爱的傻瓜。”沐春桃把话圆上了。

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,可他得承认,虽然他和余美琳的孩子都三岁了,可他还真没谈过恋爱。

“不是吗?男生送女生化妆品,那就表示男生喜欢女生,想追求女生。老公送老婆化妆品,那就表示老公疼爱老婆。你送我化妆品,你说是我们是前一种关系,还是后一种关系?”

李子安被问住了。

他真没想这么复杂,他只是觉得文生给了两百万,他这边拿了,沐春桃却一分没要,他怎么也要意思意思,所以就挑了机场里最贵的化妆品买,他哪里知道男人送女人化妆品还有这些讲究。

就在他发愣的时候,沐春桃忽然绕过茶几向他走来,就那么两步的距离,可她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再往前就撞上了。

而且她的眼神给人一种很强烈的饥渴感,逮着什么就会吃掉什么。

眼见人就要进怀里了,管家婆的脸庞毫无征兆的从脑子里冒了出来,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李子安慌忙退后了一步。

沐春桃停下了脚步,眼神之中满是失望。

“那个,我明天上午过来煲汤,时间不早了,你休息吧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李子安转身就走。

这地方要是再待下去,十有八九会弄出人命来。

沐春桃望着李子安的背影,樱唇里吐出了一句话来:“胆小鬼。”

她的声音小小,只有她自己能听见。

李子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脑子里想着的却还是沐春桃的样子,那白生生的腿,那修长匀称的身子,那雄伟的……

又是一枝独秀。

练拳、冲凉、焚香睡觉。

大睡炼气术,睡觉既是修炼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晨。

没有半点意外,硬醒。

李子安从床上爬了起来,浑身汗湿,酸味扑鼻。

地上一根插在萝卜上的檀香已经燃尽,只剩下了一根小木棍。

焚香睡觉的修炼效果比不焚香睡觉的修炼效果好几倍,只是一枝独秀的状态真的很难受。

李子安去浴室冲了个凉,然后去厨房做早餐。

没等他把早餐做好,汤晴就来厨房了,身上还穿着睡裙,头发也没有梳好,有点乱的感觉,但即便是这样也养眼,浑身都是看点。

“子安哥你起这么早啊?”汤晴打了一个招呼。

李子安说道:“我养成五点起床的习惯了,你回去再睡会儿吧,我来做早饭。”

“那行,我回去梳洗一下。”汤晴转身走了。

女人都怕别人看见自己刚起床没化妆的样子,她也不例外。

李子安移目瞄了一眼汤晴的背影,灯光透照下,那睡裙有点透光,他看到了一个丰腴的形状。

然后,他给了自己一下,心里暗暗自责:“你连小美的老师都看,你苗人凤啊你,你没救了。”

这都是给憋的。

如果天天吃肉,谁还稀罕肉啊。

可一个二十多年没吃过肉的人,你天天给他看肉,闻肉味,却不给他吃,你有想过他的感受吗?

吃过早餐,李子安主动给小棉袄变了戏法。

汤晴曾经给了他一个鬼点子,往巧克力里放维C片,把巧克力变苦,他当时也觉得是个好点子,可看见小棉袄那眼巴巴的样子,他又狠不下那心。

“爸爸,下次你去火星挖煤的时候带上我,我也要去挖煤。”李小美坐在沙发上吃着巧克力,小腿一晃一晃的,别提有多惬意。

只是这话不对。

别家的孩子的理想要么是科学家,要么是园丁、白衣天使什么的,你个没出息的你居然想去挖煤!

“你怎么想起去挖煤了?”李子安觉得很有必要纠正一下小棉袄的价值观。

李小美小小的咬了一块巧克力,抿了一下嘴唇才说道:“爸爸你是挖煤的,我当然要挖煤。”

李子安头疼地道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没去火星挖煤吗,爸爸是跟老神仙学魔法来着。”

“哎呀!”李小美拍了一下脑门,“我给忘了,那我也要跟老神仙学魔法。”

“不是,你可以考虑一下当科学家、老师、医生什么的,为建设现代化的祖国坐贡献,那才叫有理想。”李子安循循善诱。

“你怎么不去当科学家,当老师当医生呢?”

李子安:“……”

好不容易将小祖宗送楼上上课了,李子安回屋收拾了一些药材和食材出了门,也就几步路便到了沐春桃的家门口。

门依然是虚掩着,轻轻一推就打开了。

李子安进了门,瞧见沐春桃正在客厅里的一张瑜伽毯上坐瑜伽,柔软的身子蜷成了一个“0”字形,身上的衣服几乎就是她的第二层皮肤,凹凸有致,该有的线条一条不少,该有的形状也样样清晰凸出。

这身子,这韧性,这姿势。

李子安按捺不住的心生敬意。

大清早的,要不要这样刺激人啊?

“早啊。”沐春桃打了一个招呼,然后变了一个动作,双肘撑着地,额头放在瑜伽毯上,整个身体笔端的倒立了起来,然后又在空中劈开了双腿,整个人就像是一枚钉在地上的“T”字形钉子。

这就解锁了新姿势。

“我、我去厨房。”李子安逃似的走了。

再这样下去,他觉得他会憋疯。

沐春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待会儿我练完来帮你。”

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能行。”李子安回了一句,然后把厨房的门也拉上了。

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阿弥陀佛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