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8章 一个霉字刻额间_赘婿出山在线阅读

0068章 一个霉字刻额间

2020-02-28更新

李子安买了菜回来,在上次遇见那个发传单的大婶的江堤上晃荡,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公里也没遇见那个大婶。

“那个音频文件里的背景音好像就江堤上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江堤,如果是……”想到这里,李子安抬头望了一眼高臣一品的楼宇,心中顿时一紧,“如果那个家伙站在我这个位置给马福全打了那个电话,他岂不是在监视我?”

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用消失了一千多年的古老语言给人打电话,装逼也不是这个装法。可是,除开装逼吓人这种可能,他又想不出那人这样做的动机。

难不成是一个楼兰古国的人活到了现在,然后用手机打了那个电话?

这样的假设想想都绝对荒谬。

“帅哥。”

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李子安慌忙转身过去。

一个胖胖的大婶正眼巴巴的看着他,手里拿着一张花花绿绿的传单,等着他收下。

这胖胖的大婶正是几天前给他发传单的人,刚才找她小半天都没找见,她就这么突然出现了。

“帅哥,看看,对你有好处。”大婶把传单又往李子安的面前递了一点。

李子安伸手接过了传单,那传单已经不是国学院的艺术展览的传单了,而是一个超市的优惠活动的传单。

这大婶似乎是一个职业发传单的人。

“大婶,我跟你打听一件事。”李子安说。

“我还得给人发传单呢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去问别人吧。”大婶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,拿着一摞传单继续往前走。

李子安追上了她,掏出了一张五十面额的华币:“大婶,我给你五十块钱,就问你几句话。”

大婶一把从李子安的手指拿走了钱,顺手就揣进了衣兜里,脸上也多了一个笑容:“你问吧。”

“昨天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,你在这附近发传单吗?”李子安问。

“晚上九点到十点,对啊,我在这里发传单,这里人多嘛。”

“那你有没有看见一个……”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描述,“嗯,一个看上去很奇怪的人在这里打电话?”

“打电话的人多了去了,但是奇怪的我就没留意到了,什么样的奇怪的人?”

“用奇怪的声音跟人通电话的,有没有?”

“奇怪的声音……”大婶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穿得奇怪的呢?”

大婶咧嘴笑了一下:“那可就多了,一些年轻的女娃子,屁股丫儿都露在外面的,算不算奇怪?还有一些男孩儿,鼻子上挂一个环,以前牛才那样,算不算奇怪?”

李子安心中一片失望。

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李子安摇了一下头:“没了,谢谢你大婶。”

“你人长得帅,心眼还好,你别看我逢人就叫帅哥,可只有你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帅哥。”大婶说。

李子安笑了,跟这大婶说了这许多的话,就这句还有点意义。

大婶拿着传单往前走。

李子安提着菜往高臣一品的大门走去。

“帅哥。”大婶的声音。

李子安转身看着她。

大婶便快步向他走来:“我想起来了,昨天晚上我倒是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。”

李子安心中一动:“你快给我说说。”

大婶站在了李子安身边的一个位置上:“那人就站在这个位置上,看着那边的楼。”

她还指了一下高臣一品的一栋楼。

李子安顺着她的手一看,正是他家所在的那栋楼。

“是个男人吧?”他问。

大婶却摇了一下头:“是个女人,她穿着白色的裙子,头上戴着纱巾,脸也用白色的纱巾蒙着,只露了一双眼睛出来,那眼睛碧绿色儿,好漂亮。她的手上还戴着好多亮闪闪的饰品,链子铃铛什么的。那姑娘漂亮,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”

“她在给人打电话吗?”

“没有,她只是看着那边的楼。”

李子安又失望了。

给马福全打电话的是个男人,不是女人。

魔都的白人很多,有人喜欢华夏文化,穿古装来黄布江畔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高臣一品作为魔都顶级的楼盘,一个年轻的白人女子看一看,或者幻想一下在这里买一套房子也没什么好怀疑的。

“帅哥,她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?”大婶莫名其妙的关心。

李子安摇了一下头:“不是,我要找的是个男人。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走了。”大婶转身离开了。

李子安回到家里开始做饭。

除了一锅大利凤手汤,他还特意煲了一锅辟邪三清汤。

这辟邪三清汤是清火祛湿,强元气增强免疫力的养生汤。西周有没有沐龙那样的胖子,李子安不知道,不过他知道这辟邪三清汤很适合胖子减肥养生,拿这辟邪三清汤给他喝再好不过了。

离开饭还有一点时间,李子安端着一只装着辟邪三清汤的大汤碗往门口走。

“子安,你端着碗去哪里?”阔景阳台上,林胜男瞅着李子安问。

李子安说道:“之前此门买菜的时候碰见沐春桃的爸爸回来了,我想美琳和沐春桃是好朋友,我们又是邻居,人家难得回来一次,我就顺便煲了一碗汤送过去。”

林胜男说道:“沐春桃她爸我见过两次,叫什么来着?”

“沐龙。”

“对,就是这个名儿,你去吧,不要待太久,要开饭了。”林胜男说。

李子安应了一声出了门。

沐春桃家的门没关,留着一条缝。

李子安也省去了按门铃的麻烦,用脚推开门便走了进去。

沐龙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,看见李子安进门,他起身迎了上来,满脸笑容:“哎哟,小李你客气啦,还送汤过来。”

李子安笑着说道:“我手没空,就没按门铃。”

“邻居之间不用这么客气。”沐龙伸手过来想从李子安的手中接过汤碗。

李子安却端着汤碗往餐桌走,一边说道:“这汤刚煲好,很烫,我放餐桌上。”

这汤的确很烫,汤碗起码六七十的温度,这对于能将双掌放在开水里打汤底的他来说没什么,可沐龙却承受不了,要是让沐龙来端,不出两秒他绝对撒手。

沐龙看着李子安,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。

李子安放好汤碗问了一句:“春桃呢?”

沐龙说道:“在厨房做饭呢,今天中午就在我们家吃吧。”

李子安笑着说道:“谢了,我们家老太太让我回去吃,我去厨房看看就回去。”

“也不急这点时间,我们聊两句?”

李子安看着沐龙,莫名心虚,莫不是沐春桃跟她老爸说了他和她之间说不清楚的关系?

心里这样想着,可他面上却保持着微笑和平静:“不知道沐叔叔想跟我聊什么?”

“小李,我听春桃说了些关于你的事。”

李子安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。

不会吧?

电影院真人教学的事都说啦?

“春桃说你是大师,还和你一起成立了工作室。”沐龙说。

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沐春桃还没那么傻,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她爸说。她要是说了,她爸可能还没拿刀砍他这个“奸夫”,恐怕就拿大耳刮子抽她了。

“对,我们的工作室叫排忧工作室。”李子安说。

“她说你算卦就没有不准的,你能不能给我算一卦?”沐龙跃跃欲试,两眼中包含期待。

李子安笑了笑:“当然可以,你闭着眼睛在我的手掌中随意画画,我说好你就停下。”

他走到了沐龙的身前,将右掌伸了出去,五指并拢。

沐龙似乎也听过沐春桃说起过,也不多问,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,用食指在李子安的掌中随意画画。

一分钟后李子安开口说道:“好。”

沐龙停了下来,睁开了眼睛,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。

李子安闭上了眼睛。

沐龙在他的手心中写了一个“霉”字。

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,卦辞在青烟之中浮现出来。

商场失利债主逼,情人分手不留情,女儿偷人闺墙下,奸夫近在咫尺间。

李子安目瞪狗呆了。

这卦里的奸夫不就是他吗?

还好是他算这卦,要是别人算出来了,沐龙恐怕真会拿菜刀追砍他。

而且这一卦,沐龙真的是一个霉字刻额间,诸事都不顺,他都有点同情他了。

“怎么样?”沐龙着急着想要知道结果。

李子安压低了声音:“沐叔叔,你最近商场失利,欠了债,债主在逼你对不对?”

沐龙心中肃然起敬,跟着点了点头,还下意识的看了厨房的方向一眼,生怕被沐春桃听见。

“你有一个情人,但是她离开你了,对不对?”

沐龙既尴尬又佩服:“你果然是大师啊,就连这样的事你都能算到,只是……”

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跟春桃说的。”李子安说。

后面那两句就不解了。

谁解谁傻逼。

沐龙着急又忧心:“我这局能不能解啊?”

李子安说道:“你也别着急,我今天只能给你算一卦,过两天我再给你算一卦,看看卦象再说。还有,人的身体不好也会影响气运,我特意给你煲的辟邪三清汤能增强你的元气,你身体调理好了,做事自然就顺利了。”

“嗯嗯,我听你的。”

“我去厨房看看。”李子安说。

却不等李子安往厨房走一步,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爸爸,奶奶让我叫你回家吃饭了。”

李小美的小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,标准的暗中窥探的操作。

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女儿来叫我吃饭了,我回去了。”

“要不,把你家老太太也请过来,我们一起吃一顿饭吧。”沐龙说。

“不用不用,我走了。”李子安出门,将李小美抱了起来。

“爸爸,那胖叔叔是谁啊?”

“那是桃子阿姨的爸爸。”李子安说。

“我不喜欢你来桃子阿姨家。”

李子安好奇地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就是不喜欢,我不许你去她家,我要帮妈妈看着你。”李小美说。

李子安:“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